其实旅游景点并不欢迎你!全球热门景区用旅游税驱逐“低价值”游

国家和城市一般都试图鼓励旅游,前提是游客的度假和他们花的钱能促进经济发展。

但在过度旅游的时代,一些热门的景点已经达到了容纳极限。市中心挤满了寻找鳄梨面包的游客,历史遗迹被手持自拍棒的游客践踏,当地人被不断上涨的租金压垮。雪上加霜,许多游客不需要花价钱度假:他们使用应用程序来解决超预算交易,在游轮上吃饱了肚子才下船游览,然后又返回游轮吃自助餐,不住酒店而选择廉价的民宿。

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各地的景点都陆续开始征收旅游税。从表面上看,这些税收——可以通过签证程序征收,也可以在机场单独收取,或者作为机票或邮轮机票的一部分——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从历史上看,它们一直被用于资助旅游委员会、酒店行业团体和景区营销活动——目的是在未来吸引更多人来本地旅游。

但是,在威尼斯、阿姆斯特丹、巴厘岛、爱丁堡和新西兰,一系列新的旅游税或相关计划却采取了相反的策略:它们利用旅游税收来帮助旅游地控制过度旅游的影响,同时也抑制了某些类型游客的积极性。

据媒体报道,去年年中,新西兰和立陶宛政府陆续宣布将对入境游客征收旅游税。旅游资源丰富的新西兰计划将于2019年年中开始向大多数外国游客征收每人25新西兰元(约合111.5元人民币)至35新西兰元(约合156元人民币)的旅游税,为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此次征税政策并不是针对所有国家,中国、美国、英国作为新西兰的几大客源国将成为主要征税对象。无独有偶,立陶宛政府也公开宣布,从7月1日起将对到访首都维尔纽斯的游客征收旅游税,每人每晚缴税1欧元,所得将用于改善首都的旅游娱乐设施,提振城市竞争力,成为继特拉凯和帕兰加之后第三个收取旅游税的立陶宛城市。

其实,“旅游税”由来已久,如法国巴黎、荷兰阿姆斯特丹、西班牙巴塞罗那、德国柏林、意大利罗马等许多欧洲著名旅游目的地都有征收旅游税的先例。在它们的带领下,马来西亚、迪拜、马尔代夫、土库曼斯坦、博茨瓦纳、马耳他、缅甸等国家和地区也陆续加入向境外游客征收“旅游税”的行列中。

《Overbooked: The Exploding Business of Travel and Tourism》一书的作者Elizabeth Becker表示,这些税收的出现表明,政府开始意识到,在旅游业方面,旅游业太兴旺也可能好事变坏事。

Becker说:“直到最近几年,才开始征收控制旅游业的旅游税。这是因为越来越多的旅游地开始认识到,“无法回避存在超过承载能力的事实”。

她说,这些措施中有很多并不仅仅是为了降低游客数量,而是为了吸引“低影响、高价值的游客”——最好就是多多花钱、少占用资源、不把景点挤爆的游客。她以威尼斯为例,多年来,它几乎没有阻止游客挤走当地人的浪潮。现在,除了征收新的旅游税,市长还推出了新的措施,旨在缓和游客的行为及其对城市的影响。

那么这些税收是如何阻止“低价值”游客的呢?阿姆斯特丹在1月初提供了一个有益的例子,当时它实施了每人8欧元(9美元)的日间旅游税。大约一周后,两家游轮公司宣布将不再在该港口停靠,二月份又有两家游轮公司相继效仿。这些游轮上的“一日游游客”不会住酒店,也不会在本地餐厅消费太多(如果游轮上就有自助餐厅,谁会花这个钱呢?),而且通常在到达后很快就会离开。尽管这项税的金额不多,不过是一两罐啤酒的钱,但足以吓退那些对价格极度敏感的游轮公司。阿姆斯特丹人用这种有效的方式告知他们:感谢你的到来,不过请你别来了,谢谢。

并非所有这些旅游税都是为了阻止游客前来旅游。自Elizabeth Gilbert2006年的旅行回忆录《Eat Pray Love》出现以来,巴厘岛的游客数量大幅上升,这是考虑征税的旅游地之一。大约10美元的费用将用于保护巴厘岛的环境和文化,那里到处都是瑜伽馆和巴西碗咖啡馆。《雅加达邮报》(Jakarta Post)报道说,官员们并没有试图赶走游客,主要是来自澳大利亚和中国的游客,而是把这看作是游客“为保护”当地文化做出贡献的一种方式。

过度旅游往往被看的过于简单,人们很容易将问题归咎于游客自身,或Airbnb等颠覆行业的公司。但Becker说,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崛起、邮轮行业的发展以及一些政府未能对增长加以限制等因素往往被低估。

随着旅游民主化进程的继续,官员们将继续面临同样的难题:一个旅游目的地能否在不完全摧毁其吸引力的前提下,从游客身上获益?

上一篇:论虐菜连UZI也要服Deft,KZ暴打倒数第一,羊驼小炮单杀剑姬!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