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杜鹃花开,晚冬与初春才能相约牵手,山林与云霞方能深情相拥

早春的大兴安岭,残雪未消,除了青松的绿意,远山一片枯黄,显得有些单调。若是沿着山路走上去,无需铺垫,无需渲染,就在山路边,在松林下,在白桦旁,扑鼻而来的,是阵阵的芬芳,再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片灿若云霞的粉了。

杜鹃花正开。

一丛一丛的花朵,轻姿摇曳,经过寒冬风雪的洗礼,酝酿着花开的句子。我们从此相信,春天不再遥远。

“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南宋诗人杨万里的名句把杜鹃写到极致。不仅描绘出杜鹃的质朴和顽强,更有杜鹃宁折不弯的铮铮风骨和如侠的性情。它内敛,只为春天而舞,它张扬,从不掩饰生命的辉煌。因为杜鹃花开,晚冬与初春才能相约牵手,山林与云霞方能深情相拥。

轻轻拉近一枝杜鹃,感受它淡雅的甜香和清婉。凝视的刹那,杜鹃无语,素面向我,倩影含香。那盛开的一柄柄花蕊中,深藏着日月轮替的精华,展示着山川云雾的灵气。

那粉嫩的花瓣,尚有霜雪的吻痕。心里就温柔地疼痛起来,让我想起了初恋,一生的牵挂,一世的情缘。在这花开时节,开始构思一首有关杜鹃的美丽诗行。

而杜鹃花下,谁动了谁的琴弦,谁在谁的心间絮语千言,谁在守望中静寂无言,如同守候那份温暖。我相信,在杜鹃盛情绽放的时节,一定还在以不变的姿势等候,等候那位如约而来的朴素少年。

因为懂得花事随风,人事随缘,因为懂得爱的最高境界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所以要用一季花开的时间,坚守一份深深的爱恋,如花香淡淡,温情无限。

“九江三月杜鹃来,一声催得一枝开”,望帝啼血、杜鹃哀鸣,多少凄美的传说充满悲壮的色彩,记载在杜鹃花开的灿烂里,融入在杜鹃花开的美丽中。在漫长的岁月和寂寞里,杜鹃始终无欲无求,不离不弃,与心中的爱人生死相依。

当月光抵达一帘幽梦,当春风摇响那串粉红色的风铃,那些美丽动人的故事,就是我们曾有过的青春岁月的印证,是我们曾走过的爱情岁月的再现。

我是山林的女儿,却是与花无缘的女子。年轻时,我也曾到过很多地方,那些城市溢满了各种花香。但无论在哪里,我始终思念着故乡。想起远方的故乡,就会想起五月间漫山遍野的杜鹃。我可以肯定地说,在我生命的历程中,唯有兴安杜鹃,是最重要的一种花。

没有什么花,能替代它于我生命中的意义,没有什么花,能让我如此倾情地赞美与眷恋。我总认为,那浸人心脾的甜香就是故乡的味道,那一抹抹如霞的粉,就成为我们生命中最纯美的底色。

“顺时警醒,逆时从容”,杜鹃如是。微风来时,即在随风起舞,静默之时,就是无言的表述。杜鹃看似低矮弱小,却极耐严寒,尤其是它的枝干易折不易弯。你若身在花丛之中,就能感受到杜鹃花枝的柔韧与刚烈,和它的果敢与坚强。其实,每一枝杜鹃都已在时光深处静默多年。

走向花丛,沿着杜鹃的脉息,就走进了山林的深处,白云的深处,时光的深处。每一圈年轮的累加,每一条枝叶的增长,都是从历史的深处延伸而来。每一次的纵伸或者横贯,每一次的伸展或者弯曲,都是这一株株杜鹃在细微之处所作的对历史与上苍最完美的应答,比如春风拂面,比如霜露点点,比如冬雪飞舞。

千年花海,万年时光。在这粉红色的海洋里泛舟,宛如在时空中穿行。假如我们的姿势能以杜鹃的姿势呈现,那么,我们的生命一定将以杜鹃的方式怒放。(文/戴艳杰)

简介:经济师,现供职于林业宣传部门,大兴安岭林区文联理事。文学作品、理论文章、新闻稿件散见于《草原》、《呼伦贝尔日报》、国家政府网、《林海日报》等媒体。代表作:组诗《捡拾遗落在青春岁月里的诗情》,散文《灯·火·星》《山的那边还是山》等。诗歌《把灵魂的灯火点亮》获第三届自治区职工文学创作奖、大兴安岭林区文学创作一等奖。

摄影配图:沈东斌 宁静枫林

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便民!曲靖30个邮政网点可代办交管业务!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